《社会》杂志第九届社会理论工作坊专题十三: “新冠疫情中的科学与社会”论坛纪要

学术活动学术活动2020-09-19 12:56

202082日晚1900-22:00,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苏州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近20位从事STS研究的学者,就“新冠疫情中的科学与社会”议题进行了线上专题研讨。此次研讨是《社会》杂志第九届社会理论工作坊的子专题之一,采用内部讨论模式,来自国内相关领域的60多位学者旁听了论坛并参与了实时互动。

论坛开场后,清华大学洪伟教授对本次专题的背景以及参会人进行了简短介绍,她表示“疫情不幸,学术幸”,新冠疫情的发生为科学社会学提供了难得的观察窗口与研究契机。会议的正式发言阶段由4篇专题报告构成,南开大学赵万里教授主持了这一环节。

第一篇发言:《因无知而相信?——探索科学素养、政治态度与新冠起源阴谋论》,由苏州大学的贾鹤鹏教授和罗茜博士报告。关于新冠疫情起源的阴谋论问题,他们提出了三个假说:1,一种阴谋论信奉者更容易相信其他阴谋论;2,科学素养的提升会降低阴谋论接纳;3,政治观念会增加或减弱阴谋论信仰。基于问卷调查的数据,他们对这些假设进行了检验并得出相应结论:1,阴谋论信仰互相影响,但需要更多不同方向性的阴谋论(尤其是与中国有关的其他阴谋论来验证);2,科学素养在遏制阴谋论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政治信念的作用更加显著;3,那些越认为自己科学效能高的人,越容易相信阴谋论;4,政治态度对新冠起源阴谋论表现出强烈的同方向预测力,并能有效调节科学素养对阴谋论的遏制,这说明新冠起源阴谋论具有强烈的政治指向,也说明科学素养在极化的科学议题上需要借助其他认知条件发挥作用。

南京大学陈云松教授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张博伦博士对上述发言进行了评议。陈云松认为该研究填补了相关空白,假设有层次且研究逻辑清晰,建议作者在阴谋论的传播性和逻辑一致性这两个机制上做进一步的深化。张博伦认为该研究很好地把握住了中国特质的阴谋论特点,并建议作者就阴谋论的传播环节进行拓展研究。

第二篇发言:《新冠疫情中公众对科学家的信任及其影响因素》,作者是赵延东、何光喜和叶锦涛,由中国人民大学赵延东教授进行报告。该研究通过问卷调查解析了疫情中公众对科学家的信任问题,探讨了影响公众对科学家信任的因素。该研究共提出六个假设,考察了既往研究中提及的科学素质、媒介使用、社会网络和政治态度影响,以及新加入的科学家形象、突发风险灾害事件等因素,同时强调了风险冲击对科学家信任影响机制的调节作用假设。研究发现,在疫情期间,公众对科学家的信任水平保持在较高水平;公众的科学素养、媒介使用、社会网络、政治态度对公众信任科学家有显著影响;公众对科学家形象的认知明显地影响了其对科学家的信任;在突发疫情的高度不确定性情境下,公众对科学家的信任出现了与以往不同的特点,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北京学邱泽奇教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张劼颖博士对该研究进行了评议。邱泽奇肯定了该研究在疫情期间开展两次高难度调查的举措,并提出三个问题:1,“科学家与社会的关系”这一话题放在信任话题中进行讨论是否存在信息损失;2,“科学素养”是一个黑箱,黑箱如果不能打开,是否会遗漏与研究主题关联密切的维度和亚变量;3,由科学素养所表现出的社会行动和社会行为是工具性的还是情感性的。张劼颖指出,科学家在疫情期间扮演了在政府与民众之间进行信息传递的中介角色,科学家既是公众依赖的对象,也是公众投射有关疫情情绪的对象,该研究加入对科学家形象的认知,这是一项重要贡献。此外,她对科学家的“道德维度”的操作化提出了一些细化的建议。

第三篇发言:《明星科学家的诞生与争议:基于新冠疫情的大数据分析》,作者是清华大学的陈思懿、魏奕萌和洪伟,由洪伟教授进行报告。该研究通过对钟南山、张文宏、李兰娟三位明星科学家以及一位争议科学家高福进行的比较,在大数据搜索和知乎文本分析的基础上,揭示了明星科学家和争议科学家的形成机制,并且结合西方文献中的明星科学家进行对比。研究指出,明星科学家的产生是疫情期间民众对科学的高度关注、媒体的高度聚焦、政府的因势利导三者共同作用的结果。

陈云松和张劼颖对这项研究进行了评议。陈云松认为,该研究的切入点好,明星科学家是舆论场中极化现象的一个集中点,采用多元数据的比较方法对其进行分析非常有价值。在人工编码和机器编码的选择问题上,陈云松表示,人工编码可以和机器学习自动生成的编码进行比较,找寻两者之间的一致之处或者新的发现,机器学习是未来“拓展——验证——再拓展”的一个方向和工具。张劼颖指出,论文对有关文本的描绘可以进行更抽象一些,比如说,容易成为争议的话题的共同点有哪些?文章中出现的明星科学家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语境下明星科学家有哪些不一样的特质,与中国社会有什么关系?在今天中国,社会科学家应该何为?科技伦理是否存在转型?

第四篇发言:《公共讨论中的应激科学主义:以新冠疫情中的核酸检测问题为例》,由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吴肃然和李彤报告。该研究从科学启蒙论和科学霸权论的对立延展开来,对新冠疫情期间出现的应激科学主义现象进行了归纳和讨论。研究认为,网络上对张笑春等一线医生的批评体现了一种“应激性”的科学主义,它深受外围的反科学言论和行为的刺激,情绪性很强,有自己封闭的话语模式,有自己看不到的盲点。文章对应激科学主义的激发条件、逻辑和理据以及主要盲点进行了总结和分析。

邱泽奇教授和张博伦对该研究进行了评议。邱泽奇表示,应进一步明确“应激性”和“科学主义”的内涵,用什么样的方法去研究大众的科学争议,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重要议题。张博伦指出,在STS中有两种路径,一种是把科学与社会视作两个独立的实体,然后再研究二者之间的关系,另一种是研究科学与社会之间的边界,讨论边界是什么以及边界的构成。新冠疫情中的应激科学主义可以被放在第二种脉络下进行更广泛的讨论。

论坛的最后,赵万里代表全体参会人员对四个研究团队、点评嘉宾以及工作坊的主办方上海大学社会学院表示感谢。

(记录人:李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