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会学与中国科学技术的社会研究 ​———第四届全国科学社会学学术会议综述

科学社会学与中国科学技术的社会研究 
———第四届全国科学社会学学术会议综述

来源:《科学与社会》 作者:赵

2012年9月22—23日,由南开大学、《科学与社会》编辑部、《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以及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联合举办的第四届全国科学社会学学术会议在天津南开大学举行。此次会议以“科学社会学与中国科学技术的社会研究”为主题,共提交论文60余篇。

在两天的会期中,来自全国30多所高校、研究机构的120多位专家学者围绕“科学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社会学与中国科学实践”以及“技术的社会研究”等议题展开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本文拟从理论探讨和经验研究两个层面,对会议观点进行总结陈述。

一、科学社会学的学科建设与理论前沿

根据视角和主题的不同,本次会议上围绕科学社会学相关理论议题的报告又可以分为学科建设和学科前沿理论探讨两类。

1.学科建设
作为具有元科学属性的学科,科学社会学可以将它的理论和方法应用于自身。不少与会学者在讨论科学社会学学科建设相关问题时,都自觉地采用了反身性的视角。南开大学赵万里教授在回顾和展望科学社会学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中,指出国内科学社会学的兴起和体制化伴随着默顿实证主义范式的引入,而由于科学知识社会学(SSK)的引介以及STS研究领域的拓展,科学社会学学科在本世纪迎来了新的发展。但无论是学科成果还是体制建设,当前的科学社会学还处在较为边缘的位置,亟待在学科定位、本土化策略、研究进路以及社会角色方面有所创新。

山东大学林聚任教授对美国科学社会学半个世纪以来的发展进行了回顾与展望。报告指出,在科学社会学的初创阶段,默顿及其学派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这种贡献体现在默顿本人作为学科创始人的核心作用、相关的认知环境和社会环境促进了学科共同体的出现和社会对它的认同,以及研究组织和物质条件的保证等方面。

科学社会学本身是特定社会情境的产物,学科需要通过对科技政策制定和实施提供研究支持来获得社会承认以及合法性地位。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王奋宇研究员认为,科学社会学学术共同体中的 
“社会”概念同科技主管部门对“社会”的理解存在很大差异。科技主管部门对科学技术的“社会性”缺乏关注,造成社会学者对科技主管部门眼中的“社会议题”感到无力。但实际上,目前科技发展与改革过程中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却需要社会学视角研究的介入。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樊春良研究员和清华大学刘立副教授也在随后的报告和讨论中,分析了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理论缺失,探讨了科技体制改革背景下科技政策学的学科定位问题。

对科学社会学学科的反思也包括了对STS领域其它分支学科及其相互关系的思考。清华大学刘兵教授比较了科学社会学与科学人类学的差异后认为,科学人类学由于持具人文主义特征的立场和方法、对文化多元主义亲和性以及具有更广泛的研究范围等特点,对于科学的社会研究来说可能更具价值,并且可以对国内学界过于受科学主义制约的状况有所纠正。广州市委党校李三虎教授根据“技术与社会的关系 
”和“技术与价值的关系”两个维度梳理了技术社会学的学科框架。

2.理论前沿研究
作为当前科学研究中的主流范式,建构论不仅直接催生出了强纲领和科学知识社会学,还同当代各种社会思潮有密切的联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苏国勋研究员在题为“社会学与社会建构论”的报告中,将SSK同默顿范式以及曼海姆知识社会学在哲学立场上的差异进行说明,指出了SSK同现象学社会学和常人方法论的同源性。报告还认为,蕴含在社会建构论中的科学理论的开放性立场作为科学领域的反原教旨主义,正是社会建构论赖以产生的土壤,也是它进一步发展的不可或缺的条件。

随着持建构论立场的SSK对旧的实证主义科学社会学的冲击,近些年对于默顿理论范式的关注度有所下降。清华大学洪伟副教授梳理了后默顿时代的默顿式科学社会学研究。她认为,默顿科学社会学虽然在STS领域被彻底否定,在社会学内部也属于边缘化方向,但其学术价值在公共政策领域和经济管理领域得到充分的承认和应用,近年来可见度正在逐步提高。北京科技大学章梅芳副教授分析了女性主义与SSK的科学编史学的共性。具体体现在二者均以建构主义科学观作为编史基础和前提,均采取批判编史学的立场,并对科学客观性、普适性与合理性提出质疑。

库恩是著名的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家,他的“范式”、“常规科学”以及“科学革命”等概念为强纲领和SSK提供了丰富的理论资源。本届会议上,库恩得到了学者们的重点关注。清华大学吴彤教授作了题为“科学实践哲学中的库恩”的报告。报告区分了劳斯引用和阐释下提倡科学实践观的库恩以及带有
表象主义色彩的库恩,认为二者的对立是由于库恩的角色处在科学观变革的过渡阶段;但同时库恩学说的内部张力也是库恩科学哲学思想不断被研究的意义所在。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缪航博士对爱丁堡学派的库恩理解及其在中文世界的进展进行引介,他区分了大、小库恩理论,并对更加重视常规科学、更多为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研究的小库恩传统加以提倡。

华东师范大学安维复教授立足科学哲学史,介绍了新库恩主义对库恩常规科学和范式概念的批评,认为常规科学范式本身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历了一个演进历程。特定的科学理论离不开相应的哲学观念,因此应当把科学共同体修正为“科学-哲学观念共同体”。科学革命故而体现为新科学与旧哲学之间
的冲突以及通过带动哲学革命重新回到统一的科学-哲学共同体的过程。

二、中国科学技术的社会研究

除了理论研究,本次会议也呈现出许多优秀的经验研究成果。根据内容可以分为侧重科学本身的科学建制研究以及侧重科学、技术与社会关系的相关议题探讨。

1.科学建制研究
科学社会学的经验议题之一,便是利用社会学视角对特定的知识和组织形式进行考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张柏春研究员考察了机械工程学科在中国的构建过程,认为近现代科学技术传入中国并实现本土化,经历了一个制度与任务的塑造过程。20世纪50年代以后,“以任务带学科”的科技发展模式以及院系调整带来的高等教育分科化则与工业化模式以及国防建设进程相适应。在分论坛中,南京大学蔡仲教授探讨了现代化转型中地方性科学面临的传统与现代身份认同之间的矛盾。云南大学朱凌飞副教授用科学社会学的视角讨论了公共人类学与人类学公众形象的建构问题。

尽管默顿范式在理论层面已经式微,但在经验研究领域仍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本次会议中,有相当比例的经验调查沿默顿进路展开。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赵延东研究员调查了承担企业项目对科研人员的影响。报告认为主持企业项目者尽管在发表SCI/EI论文方面明显更少,但整体上具有更高的工作积极性、自主性以及创新能力,在产学研结合方面明显有更多成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徐飞教授调查了院士、博导及博士生三类群体对现行院士制度的态度和评价。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王聪博士对德国某研究所进行参与观察,探讨了基础实验科学研究中技术人员的角色类型。北京师范大学田松副教授探讨了科学共同体在工业文明中的角色转化。上海交通大学李侠教授讨论了学术资本的积累和收益问题。南开大学任娟娟博士对工程师群体的教育地位获得模式进行了经验考察。山西大学夏文华博士则以中央研究院院士为例,考察了中国现代学术精英的家世及其影响。

2.科学、技术与社会
科学争论研究是SSK的典型议题。但在国内情境中,同科学相关的争议往往超出了纯科学领域,同媒体、文化、社会以及政治因素挂钩。中国科学院大学肖显静教授作了以“中国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争论文本的计量统计分析”为主题的报告。报告对中国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争论过程中核心群体网络争论文本进行了内容分析,探讨了围绕这一议题进行论争的各核心群体其争论策略、争论中持有的科学观念、人文意识与科学精神的关系等问题。与之类似,北京大学黎润红博士探讨了青蒿素成果评价中的政治协商。

技术与社会的辩证关系作为学科的理论议题,也能够在此次会议的经验研究报告中有所体现。一方面,技术受到社会的形塑;另一方面,技术又会反身性地嵌入社会结构中,对后者施加影响。清华大学呼思乐博士以酵母双杂交系统为例,讨论了围绕特定技术的社会选择和社会成本等议题;中国科技战略发展研究院的张文霞研究员则以转基因技术为例,对现代高新技术的结构性风险进行了思考。

网络技术对当代社会产生的巨大影响,使得网络社会学成为相对独立的技术社会学论域。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杜鹏副研究员以博客技术的演化进程为例,说明中国的互联网创新应当将社会参与创新和社会需求驱动创新相结合。他认为,以博客为代表的互联网技术并不是技术专家构思的产物,而是直接反映了用户的实际需求,特别是建构社会关系的内在需求。兰州大学黄少华教授研究了网络互动对族群认同的影响,通过考察中穆BBS社区中多元族群认同之间的对话与对峙情况认为,网络互动会显著地影响族群认同的强度以及推动群体极化现象的产生。清华大学王程韡博士则探讨了网络公共领域中存在的信息鸿沟问题。报告在摒弃单纯技术决定论的同时,肯定了互联网在公共空间培育方面所起的积极作用。

第四届全国科学社会学学术会议于9月23日下午落下帷幕。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李真真研究员对大会进行了总结。会议一致认为,这次会议的举办,展示了中国科学社会学领域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发展局面。在这两天紧凑的议程安排上,不仅有对于默顿范式等科学社会学经典研究内容的深入挖掘,在研究思路、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上更是有新的扩展,研究视野更加宽阔,研究议题更加多元,研究水准也更为前沿,会上不仅有对国外最新研究理念和学术成果的引入,更有针对中国问题和中国现象的自主探索。以高质量的研究提升学术共同体的凝聚力,已经成为大家共识性的努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