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清华STS工作坊第五讲

学术活动清华STS工作坊2016-07-27 11:46
 

首届清华STS工作坊第五讲

知识产权、创物论在美国社会中的变迁

92日下午的课程,林奇教授继续与大家探讨关于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中的生物专利问题,尤其是面对特定基因的发现和检测技术,何种程度的保护才是合情合理的。对于基因专利的问题,美国专利和商标办公室以及联邦法庭一直持有相对积极的态度,将基因视为一种化学物质,给予化学专利申请的同等待遇。而林奇教授为我们介绍了Myraid案(Association for Molecular Pathology v. United States Patent andTrademark Office)中,关于乳腺癌易感基因BRCA1BRCA2的专利权之争。在本案例中相关的问题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例如:被提取出的特定DNA片段是否还属于自然物质?Myraid公司的行为是否超出了基因专利应当保护的范围?考虑到专利应当成为鼓励科学研究的动力而非阻碍,Myraid公司对于检测权的垄断行为最终没有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认可。

 

接下来林奇教授为大家引入了一个新的话题:创物论(Creationism)在美国社会中的变迁。林奇教授首先介绍了创物论的一些基本纲领和主张,以及与达尔文主义(Darwinism)在20世纪以来的观点冲突。17世纪以来科学逐渐成为解释自然秩序的出发点,而创物论则在宗教范畴内掌握话语权。20世纪中有许多关于创物论与达尔文主义的法律案件,而整体趋势显现出一种边界转移(Shifting Boundaries)。从20世纪二十年代“是否应当在公立学校中教授进化论”到21世纪初叶“智能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能否能成为进化论的一种竞争性解释”,这种变迁是不言而喻的。智能设计论(简称ID)是创物论的一种世俗化、科学化的形式,争议的关键在于ID是否符合科学划界的标准。而事实上经过科学化之后的创物论,很多命题的确是可证伪的(Falsifiable)。从STS的角度来看,每一个关于创物论的案件,都是在科学与宗教之间进行划界;而每一个关于生命与专利的案件都是在发明创造与自然世界中进行划界。法庭在批判哲学家(例如波普尔)往往倾向于在科学和宗教间划出一条明确的界限时,哲学家们本身也在反思是否划界这个命题本身就是值得怀疑的。

 

课程进入尾声,林奇教授就STS学科本身提出了一些他的观点。STS不是教大家一种一成不变的观点或立场,在面对复杂的科学与社会问题时,深入的案例研究是帮助大家更加有效的理解这些争议的一个方法。无论是创物论还是知识产权的问题,都将会是未来人类社会面临的争议性话题,也是对于年轻一代STS学者的一种挑战。